借款3万竟要还800万杭州富姐短短一年倾家荡产!提醒:接到这种电话马上挂掉!

万万没想到借款2万,最后还款竟变成了140万,甚至连杭州市中心的房子都赔上了……

在这些警方侦破的“套路贷”系列案件中,犯罪团伙如何一步步展开套路,让3万变成800万之巨?

受害人又为何会深陷“贷款门”却一无所知?4月26日,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,集中向公众披露近期破获的一系列“套路贷”案件,一起来看看“套路贷”如何带你一步步进坑。

今年2月1日,24岁杭州小伙陈海到派出所求助时,一开口就震惊了办案民警。

陈海是杭州萧山大江东人,父亲早年离世,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,可能是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,表面内向胆小的他,一直渴望获得更多的关注。

2017年7月初,由冯某某介绍,冀某某出面,俞某某出资,借款给陈海人民币3万元。

冯某某等人还威胁陈海,不许他去其他地方借款。在借钱给陈海之时,冀某某等人就定了一个

陈海竟然完全没想过,自己此时已经被“套路”了,不断拆东墙补西墙,债务雪球一样叠加,半年时间就先后“套路贷”了十几万元。

最后陈家亲朋好友凑钱,帮陈海支付了35万余元的债务。陈海又痛又悔,这才想到报警。

外面有人传说她去澳门豪赌输光了家产,也有人传说她是吸毒败光了家产……她说自己就连港澳通行证都没有办过,平时连牌都不打的,更别说吸毒了,

第一步:对方让她签了个合同,合同金额8万,约定每天违约金20%,但何华实际到手只有3万元。

“本来我可以给他很优越的生活,现在呢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还有我的老公也是……”

报警后,警方统一行动,民警说,如查实确实为“套路贷”,经过法院审理判决,何华不用承担本来就不合理的债务。

王先生说自己极不情愿的,但却架不住两人软磨硬泡,他们还下跪,许诺给他股份回报等好处。

签署借贷协议时,明明2万元的借款,但合同上却虚高成了4万元,施某解释称其中1万元是保证金,另1万元含上门费、平台管理费、诉讼费等预支费用,实际拿到借款是2万元,并且说明只要按照合同约定按期还款,累计只需要还款2万元,但若逾期未还,则约定要还4万元。

两个月之后,朋友B“突然”失联了,借贷公司便向王先生来催讨之前的4万元“欠债”。

后因为不断 “拖延还债”,王与对方的债务约定从6万元又变成了9万元,再又变成了20万元。看王实在还不出钱,犯罪嫌疑人余某清又以到法院起诉、找他家人麻烦等方式软硬兼施,逼迫王某又去指定的第三家投资公司继续借贷还20万“欠款”,

一年之后其“欠债”已达120万元。王先生位于市中心的房子被强行抵债。期间,王先生还不断遭受对方言语威胁、非法拘禁、殴打体罚等。

打来推销低息贷款的陌生电话、马路边随机分发的贷款广告、鱼龙混杂的小型网贷平台……这些都可能是“套路贷”。

套路贷大多为团伙化运作,有些甚至成立了公司,还设有经理、财务、业务专员、法务等多种岗位。

这类案件中,套路贷团伙盯上的是受害人或其近亲属名下的房产,会通过虚增债务的方式,让受害人将房产作为抵押,最后以提起诉讼、申请财产保全等方式占有受害人的房产;

三是伪装成普通“民间借贷”的套路贷。这类案件中,套路贷团伙的目的是占有受害人的现金、存款等财产,在确认从被害人处有利可图后,嫌疑人会以一张看似普通的民间借贷合同为诱饵,受害人签订后,再层层加码、虚增债务,最后通过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等手段逼迫受害人还款。

从杭州市公安局打击的情况来看,主要以年轻人为主,本地人外地人都有,一般都有三人以上的组织,采取公司化运作。

从警方破获的案件来看,这些套路贷诈骗人员,有相当一部分都曾有“放炮子”(高利贷)的经历,也有一些是来自各行各业,比如曾经有一个快递团队,老板发现“套路贷”来钱快,于是整个团队转型干起了这个事。这些公司往往手续齐全,人员架构齐整,披上了“正规公司”的外衣。

如果贷款公司给出的条件特别吸引人,比如利息特别低,“低利息、无抵押、不扣车”,这个时候心里就要有数了,天上不会白掉馅饼。

警方表示,如果在民间借贷过程中遇到类似情况,必须提高警惕,在保证安全前提下保留证据,及时报警。

刚刚,300亿理财平台重磅宣布:只能赎回不能买!天津第一批隐形贫困人口名单出炉,快来看看有没有你!